昏暗的殿内,古朴幽深,透着一股冷飕飕的寒意。

  莫宇飞坐立不安的环顾四周,分不清楚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

  “你一定有很问题要问我吧。”第一辅佐官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过来,客客气气的道:“事发突然,你一时接受不了也是难免的。”

  “你能少说几句废话么?”狐妖不耐烦的说道:“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是死人还是活人?要是没死就赶紧放他回去。你不知道活人不能在黄泉久留啊。”

  第一辅佐官笑笑,耐着性子道:“阿狸,你倒是没忘。”

  狐妖没有理会,只道:“你们的决定实在是太可疑。说什么事发突然,我看完全是早有预谋。”

  “阿狸。”莫宇飞觉得狐妖有点聒噪,心烦道:“你不能闭嘴么?”

  “……”狐妖哼哼了两声就再没有动静了。

  莫宇飞这才问道:“你能一件一件的跟我说说吗?”

  第一辅佐官:“好的。”

  原来早在狐妖救下莫宇飞那晚黄泉就得到了消息,而后的房屋管理员是他们安排好的,至于那黑猫跟大白犬原本就是等在那里找下一任黄泉信差的。

  “大白犬会受伤是意外。”第一辅佐官无不遗憾的讲道:“原本,它们做到退休就可以安度晚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莫宇飞拧眉,道:“知道是谁伤了大白犬吗?”

  第一辅佐官:“不知道。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命数。你来了,它们功成身退。”

  “切,说了等于没说。”狐妖不屑的说道:“大白犬又不是一般的狗,能把它伤成那样的多半是魔物。”

  “魔物?”莫宇飞的脑袋里乱哄哄一片,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第一辅佐官无奈的挑了下眉,再三解释道:“宇飞兄弟,你千万别听阿狸瞎说。我很确定伤害大白犬的不是魔物。”

  狐妖:“你刚刚还说什么都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