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见过这道光线,那是来自黄泉永不落的夕阳,专门为亡灵指明方向。

  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莫宇飞怎么会死呢?

  狐妖努力回想先前的事情,难不成跳进枯井的时候他就死了不成?

  可明明有妖力护体,怎么可能轻易就死呢?

  困惑萦绕,等回过神来时莫宇飞正在穿过一片彼岸花海。

  红色的花海沿着一条宽阔的河岸生长着,红得像血,妖艳而诡异。

  “老头!”狐妖控制不住莫宇飞的身体,只能将心声传递到那个可疑的老人那里,“他平时对你们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要害他?”

  “我们没有要害他。”老人微微回眸,“倒是你,霸占着他的身体就不怕给他带来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狐妖不屑的回道,“要不是我他早死了。”

  老人:“就是因为你擅自篡改了他的生死才会有如今的事情。”

  狐妖:“少胡扯。”

  老人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在河边停下。

  狐妖:“过了这条河他就真没有回头路了,你真要他死?”

  老人没有回答,举目望了望对岸的风景,长舒了口气:“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自然有他的归宿,你不用着急。”

  “屁!”狐妖又怎么能不着急呢。莫宇飞死了那他不就要被困在这黄泉了?“老头,你最好马上放了他,不然……”

  “年轻人,别总这么暴躁。”老人回过头来,眯了眯双眸,神色淡然的道:“这里是黄泉地界,不是妖界,你还想造反不成?”

  “……”就造反,狐妖在心里想,盘算着要怎么办的时候从河对岸过来一个穿着官服的人,狐妖见过他,黄泉的第一辅佐官,煌。

  黄泉的第一大忙人怎么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