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宇飞:“他们真的来装信号塔啦。”

  狐妖嘚瑟:“他们敢不来吗?”

  “……”莫宇飞笑笑,心想,妖有妖的好处呢。

  晚饭后,大猫跟大犬迟迟没有回来。莫宇飞放心不下决定出去找它们。

  狐妖:“它们肯定是在哪里玩得忘记回来了,找它们干什么。”

  莫宇飞:“它们向来准时,今天这个时候还没回来恐怕有意外。还是去找找看比较放心。”

  狐妖只好闭嘴不言。莫宇飞提着应急灯沿着附近的路寻找。

  山上黑黢黢的,风吹树动发出沙沙声,听起来有些吓人。

  莫宇飞的脚步慢了下来,有点心虚的吞噎了下。好黑,万一有鬼怎么办?

  “啊哈——”狐妖突然笑道:“害怕了吧!听我的,别找了,要回来它们早回来了。”

  被揭穿的莫宇飞觉得很没面子。故作无事的轻咳一声,提着灯加快了步伐。

  狐妖:“你别死撑,到时候遇到鬼看你不吓得尿裤子。”

  “闭嘴。”莫宇飞面子上挂不住不禁有些恼火,刚想说狐妖几句,一声猫叫响起,紧接着是一声犬吠。莫宇飞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猫叫声跟犬吠声就在附近。

  “你听了吧。”莫宇飞兴冲冲的朝着林中路走去。

  狐妖:“这声音有点怪啊。”

  莫宇飞:“它们一定是被困住了,听声音很害怕。”

  狐妖:“这你也听得出来?”

  莫宇飞没有理会,一门心思想着快点找到一猫一犬,一路快走,终于在林中的一口枯井里找到了它们。

  黑猫“喵喵”的叫着,而犬吠声很微弱,一听就不太对劲。

  莫宇飞着急的提着应急灯照了照,看不太清楚,只知道一猫一狗就在下面,得尽快救它们上来才行。

  用嘴叼住应急灯,双手撑住井沿一跃而起。

  “你疯啦!”狐妖急道,“下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就跳要下去?”

  莫宇飞像只鸟似的在井沿上蹲了一会儿,确定井并不是很深便跳了下去。双脚触地,一片泥泞,莫宇飞借着应急灯的光看到一猫一狗相互依偎在一起,大白犬身上插着一截金属,已经奄奄一息。

  莫宇飞吃惊的倒抽了口气,“阿狸,你能救它吗?”

  狐妖:“我只能缓解它的痛苦,起死回生是不可能了。”

  莫宇飞蹲下来,黑猫就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他的耳朵,低低的“喵”了一声。

  莫宇飞一手安抚黑猫一手安抚大犬。一会会后,大犬突然站了起来。狐妖的法术起了用,大犬精神了不少,抖抖身上的毛,仰起脖子长长的叫了一声。

  “嗷呜——”

  犬吠声带着几分悲凉,听得莫宇飞心中也沉甸甸的堵得慌。到底是谁伤了大犬?

  黑猫从莫宇飞肩头跳下,落在大白犬背上,它低头舔了舔大犬的头顶,随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一猫一犬合二为一,眨眼间变成了一名佝偻着背的老人。

  “……”借着应急灯的光,莫宇飞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觉眼前的老人很老,很老,老得就像从远古时期过来的一样,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想问,一道昏黄的光线冲突眼前的黑暗迷了眼睛。

  莫宇飞抬手挡住那到刺目的光线,他眯起眼,看见老人走进了光线里。

  “跟我来。”老人回眸,苍老的脸孔上满是褶皱,看不清楚表情,只觉得那双绿色的眼睛阴森而熟悉。

  莫宇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被蛊惑了一般,呆愣愣的抬起脚跟了过去。

  “喂!”狐妖急切的叫道:“你醒醒!别再走了。你会死的。”

  然而,莫宇飞什么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