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宇飞懒洋洋的滚了一圈,毯子重新裹住身体,冷笑着斜了一眼经纪人,说道:“当然是做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放屁。”陈良破口大骂。房间很,身后是一张方桌,桌上摆着一盆用来增加空气湿度的水。陈良端起那盆水就往床上泼了过去。

  莫宇飞灵巧的滚下床,躲开。

  陈良看着眼前一脸坏笑的人不禁有些讶异。向来唯唯诺诺,心谨慎又自卑的人怎么突然变了?狐疑的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吃错药了?”

  “是,”不知何时,莫宇飞已经来到经纪人跟前,毫无征兆的扼住了他的咽喉,咬牙切齿的说道:“不是你给我吃的么?两粒药丸差点要了我的命!”

  陈良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腕试图把手拉开,然而喉咙上的手非常有力道,他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把手拉开。这跟平时那文文弱弱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飞——”窒息感来袭,陈良艰难的讨饶道:“我也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就可以把我卖了?”莫宇飞怒吼一声,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陈良被掐得直翻白眼,几乎再过一秒就要死掉。

  这时扼在喉咙上的手突然抽了回去。

  陈良得救,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下边逃向门口边恨恨的说道:“莫宇飞,我要解雇你!以后休想再进娱乐圈。”说罢逃命似的跑了。

  莫宇飞回头望着门口不由得发愣。

  怎么回事?

  刚才似乎差点就杀人了。

  莫宇飞在房间里呆坐良久,把昨晚上的事情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好像有狐妖把纸片变成男人陪梁季晨玩乐他才得以脱身。

  可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搔搔头,感觉大脑需要清醒清醒,于是进到狭的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让冷水对着自己的脑袋冲,水溅湿了身上的衣服,索性脱了让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遍。

  “呼——”关掉水龙头,抹了把脸上的水珠,伸手去拿毛巾架上的毛巾,目光掠过墙上的镜子,不由得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