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有成就的一个人怎么会是陈良口中的“先生”?

  震惊之余,莫宇飞难耐的撑起身子想要从床上下来,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梁季晨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扶住,清俊的面容闪过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莫宇飞想要挣开他身体却有种想要攀附上去并与之紧紧拥抱的冲动。

  不行。

  莫宇飞紧咬着唇瓣想要用痛觉唤回理性。

  “别害怕,我会让你舒服的。”梁季晨很满意眼前的人,温柔的捧着他的脸低头在他额上亲了一口,垂眸,眼神细细扫过他的脸颊,落在快要被咬出血的唇瓣上,

  略带粗糙的指腹落在唇瓣上轻轻摩挲着,梁季晨低头舔了一下,真实的触感激得莫宇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渴望慰藉的身体一个激灵,双手无意识的环住他的脖颈,凑近,想要得到更多。

  梁季晨满意的挑了下眉,捧着他绯红的脸道:“乖乖等我。”说罢起身走去浴室,随后响起“哗哗”的水声。

  莫宇飞难耐的滚成一团,身体着了魔似的想要冲进浴室跟他纠缠可仅存的一点理性在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行,绝对不行!

  深深呼吸了一下,感觉再这么忍下去身体就要爆了,不禁痛苦的呻吟出声。

  “要不要我救你?”突然一个声音钻入耳畔,“求我救你,我一定保你完好无虞。”

  声音很近,充满着某种诱惑力。

  这时水声停了,梁季晨裹着浴袍出来。

  莫宇飞慌乱起来。

  “你是要被他糟蹋还是要被我救?”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莫宇飞难耐的甩甩头,他已经没过多的思考能力,唯有那一丝无奈,他只是想单纯的当个演员,怎么会这样呢?

  一双大手落下轻轻拂过灼热的脸颊来带一丝凉意,梁季晨低头在莫宇飞耳边说道:“宝贝,你好嫩。”

  裹挟着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莫宇飞浑身的毛孔瞬间张开,想要推开他,身体却做出了相反的举动,一把抓住梁季晨的手抬头迎了上去。